梓然

【裘杰】永夜之刻003

  前文戳这里♣:002

  人物ooc,TAT

  裘杰cp,始终不动摇

  渣一样的文笔,扶额

  ***

  演出很是成功,现场气氛热烈。

  绚丽夺目的灯光,大声欢呼喝彩的观众。

  今夜现场这种热烈的气氛,在那位女士的表演之后被推上了高潮。

  灵巧如猫的身影从高高的道具上翻身下来,毫无拖泥带水之感。身型高挑的年轻女士戴着镂刻精致的羽毛面具,艳色的红唇诱惑挑逗地勾起,火辣的身材有着让几乎所有男人心驰神往的资本。

  举手投足之间吸引去所有人的目光。

  灯光之下,她美得简直就像是摇曳生姿的罂粟。

  轻笑着向被蛊惑了的观众们鞠了一躬,收获视线里纷飞而来香气袭人的玫瑰。

  在所有人热切的注视下,……不,或许并不是所有人。她略微顿了一下,向观众们露出一个微笑。

  在所有人为此狂热之前,她直起身转身回归到幕帘之后,一路踏过娇嫩艳丽的玫瑰花瓣。

  “……”观众席上,举止优雅的绅士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俊美温雅的青年轻笑着,使得周边偷偷注视着他的少女们情不自禁脸红心跳。

  “杰克先生,那位女士的表演好看么?”对方似乎被吸引去注意力的样子使得身边依偎着的贵族少女有些许的不满,莰蒂丝微微抓紧了身边人的衣袖。

  眼角的余光扫过那些窥视的少女,有些警告与厌恶的目光成功让她们受惊般匆忙收回视线。

  “呵……挺不错的。”温和磁性的嗓音就在耳畔响起,给人的冲击力是巨大的。少女顿时就涨红了脸。

  “只是,可惜了……”平静无波的漆黑眼眸之中闪过意味不明的神色,少女却也不好再追问。

  舞台上满地残余的玫瑰残骸被迅速清除,空气中还残留着馥郁的花香。

  舞台重置中,后方准备处。

  “辛苦了啊,泰勒。”等候在后台的老绅士含笑注视着脚步一顿的女士,单片镜下的眼中一派赞赏。

  “……先生。”利昂娜·泰勒刹那间收敛了所有的魅惑姿态,低下头,拘谨又不失礼仪地向他行礼,红唇浅抿,——分外僵硬尊重的模样。

  “最后一个,是伯特吧?也是要加油的啊。”依旧微笑着的模样,令人不由自主地感到亲切。

  “是的,先生。”高大的身型,棕色的卷发,碧色的双眸显得他温柔亲和,裁剪合身的表演服更是为其加了不少分,第一眼就可以给人以好印象。

  “……那么,我先去休息了,先生。”利昂娜低声请求,在得到对方允许后快步走开。

  伯特·托马斯手指微微用力,握紧了手中的面具,温柔的脸上,有瞬间闪过的不虞神色。

  “那么,我也去等待上场了,先生。”

  “期待你的精彩表演。”卡尔·埃文斯看着离开的伯特,“还有你啊,Joker。”

  “……”同样是高大修长的身型,相较于伯特·托马斯而言却是截然不同,或许应该说是截然相反的两个人。

  暖色调的灯光却无法温暖艳红阴冷的卷发丝毫,冰冷渗人的暗金双眸潜伏着疯狂噬人的血性,右眼眼睑下可怖的伤痕为他更添了几分狰狞。修身的暗红服饰似是由鲜血泼洒,将他的阴暗气质凸显得淋漓尽致。

  “嗤。”沙哑的声音嘲讽意味浓重,金眸微眯,闪过似血的利光。没有过多地停留,他同样手持面具快步走去候场了。

  “呵呵……真是,让人期待啊……”道具柜的玻璃上映出老人的脸,单片镜上的流光,掩去了眼底情绪。他缓步行走,离开了等候室。

  前方舞台。红色的幕帘垂下,灯光忽然全数熄灭。

  追光灯聚集,全部打在了一人身上,此刻那人仿佛就像是汇聚了所有的光芒。的确,所有人的目光此刻都放在了他的身上。

  今晚的最后一场演出,开始了。

【裘杰】永夜之刻002

前文戳这里♣:001

   人物ooc, 求不拍TAT
  
  裘杰cp,吹爆♥

  裘克:哼╯^╰

  ***

  阳光明媚灿烂,就像是莰蒂丝的心情。

  站在穿衣镜前,细致优雅地束好发带,一身浅紫色的洋装衬得她清纯又不失端宁。

  那只浪漫的红玫瑰被小心翼翼地插在长颈瓶里,放在窗台上,足以见得主人对它的珍视。

  在阳光的笼罩下,那娇艳的花瓣仿佛要滴出血来。

  水晶一样的蓝眸对着镜子里的自己俏皮地眨了眨,满是专属于少女的青春与美好。

  年老的仆人侍立在一旁,经过岁月沉淀而越发显得温和的双眸宠溺地注视着她。

  “艾拉~我这样好看吗?”颇有些洋洋得意地提起裙摆,行了一个优雅的宫廷礼,扬起的眉眼显得古灵精怪。面对从小看着自己长大待自己如己出的爱拉女侍,莰蒂丝自然不会有丝毫的扭捏。

  不等老仆人回应,少女又径自抓紧了裙摆的褶皱,有些苦恼:“作为淑女的话……”

  怎样才会显得自己大方一些呢?完全,好像并没有与之类似的经历?真的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费尽心思去为了另一个人……

  那位绅士先生凝视着飞落的白鸽,微敛的长睫之下,幽深的眸深邃迷人而又温和如斯,唇边像是跨越了半个世纪的微笑。也许世界上就是有这样的人,所有,铭刻在见到他之后的第一眼,深刻到不能忘怀。

  “……”啊啊……果然啊,自己是没救了……

  “小姐……小姐?”看着莰蒂丝从一脸无措到满脸红晕,心思甚细的女侍从微微无奈到会心一笑。

  “嗯……?”莰蒂丝这才回过神来。

  “The Thorn Bird”,荆棘鸟,巡游至英格兰的神秘马戏团。团长卡尔·埃文斯,总是微笑着的白发老者,深邃的轮廓以及恰到好处的礼仪显示出他良好的教养,裁剪切身的西服显示出他生活质量的优越。那为何执着坚持于经营马戏团?无人知晓。

  马戏团各类演员们精彩绝伦的演出获得路经诸国的一致好评,英格兰人民听闻荆棘鸟要来到本土首都进行巡回演出,蜂拥而至。

  今夜,首场演出将于特拉法尔加广场[Trafalgar Square]举行。

  天色渐晚,华灯亮起,所有事务已经准备就绪。

  老团长站在角落的阴影里,似乎微微笑了一下,单片镜上反射出傍晚霓虹迷离的光。

  他撩起红色的幕帘,背影消失在人群之前。

  轻舞着,厚重的幕布掩饰去了黑暗里所有的真实。

  此时,去往特拉法尔加广场的路上。

  “莰蒂丝还是第一次去看马戏团演出……”

  “父亲总是没有太多时间陪着我……”

  随行的保镖不动声色地挡去拥挤的人群。

  优雅的绅士轻笑着倾听莰蒂丝有些不满的碎碎念,墨眸清浅地反映出抬头注视自己的少女的样子。依旧温雅,依旧透露出无形浅淡的疏离。

  倒映出整个世界而不容一人之地。

  莰蒂丝在心中颇有些懊恼。

  “莰蒂丝小姐,到了。”保镖面无表情地提醒。

  “……啊。”顿住脚步,转过头,像是为了掩饰心中的尴尬。似乎,发呆得越发频繁了啊。

  因为场地有限,购票数限定,保镖在外待定。

  身为贵族,少女的心高气傲铭刻进了骨子里。

  当那些群众围观着她与杰克走进支起的演出场所时,她未曾向那些窃窃私语的平民分去丝毫注意力。

  与杰克一起在观众席坐下时,与平民混为一谈的不满在杰克的凝视之下全然消失不见。

  忽然间,她打了一个寒颤。

  如此清晰地感觉得到,有冰凉晦暗如同毒蛇般恶意的视线牢牢锁定了自己。

  惊惧张望却一无所获,柔弱的自己就像是惊慌失措的猎物一样无力。

  一瞬间,如同潮水一样袭来的厚重的恐惧让她情不自禁地抓住了身侧绅士的衣服。

  “……哼。”尖锐低沉的嗤笑声,艳红的发凌乱地卷起,暗沉阴翳的暗金双眸隐入幕后的黑暗之中。

  ——你被盯上了。

后文戳这里♠:003

【裘杰】永夜之刻001

  人物ooc,求不拍

  裘杰cp,好吃

  因为萌而写,因为是画渣
  
  ***

  莰蒂丝·怀特 ,是怀特一家的掌上明珠。

  不仅是因为老怀特老来得女。

  在她刚出生时生母就由于失血过多而死去。年幼的她又不能照料自己,老怀特因为过于繁忙的政务只能将她交给家中佣人照顾。

  对于这个女儿,他心里总是有些歉疚的。

  于是在工作闲余下来的时间里一个劲儿地宠着她。

  宠溺到了几乎是百依百顺的地步。

  老佣人们也心疼,将小莰蒂丝宠到无法无天。

  也这也就越发导致了莰蒂丝长大以后刁蛮的性格。

  作为怀特家的小公主,眉眼可爱清纯,金色波浪卷发,身型娇小,就像是放大的洋娃娃。莰蒂丝的追求者自然也是不少的,可是……

  她一个都看不上。

  不仅如此,她还感到很厌烦。父亲似乎在刻意把她往外推,尽管知道不可能,心里还是忍不住地委屈。

  她是刁蛮,可她不傻。怀特家所有人都给了莰蒂丝非同一般的宠爱,既养成了她的娇蛮,也有幸保留了她的干净,——没有在贵族这个大染缸里被污浊,丧失自己的天性。那些所谓的“追求者”眼底的贪婪与肮脏,她看得简直一清二楚。当她每次对那些心怀不轨的人对视的时候,她总是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没有把脸上矜持的微笑崩下来。

  “坏父亲……”莰蒂丝撑着下巴,赌气似地将餐盘里的蛋糕戳了个稀巴烂。看着自己的“杰作”,脸上露出些许顽劣的笑意。

  “蒂丝……”似乎有些不高兴的压低了的声音。

  沉迷心事的她完全没有注意到老怀特的脚步声。

  “!!!”吓到几乎要跳起来,少女恼羞成怒地转头,想要吐出自己的不满。

  却突然噎住。

  身型修长的青年站在不远处花园的护栏边,家中饲养的家鸽扑棱棱地飞过去,纯白的羽毛落在风里。

  黑色礼帽下是墨黑的发,略显苍白的肤,轻挑的眉,长睫之下深邃墨眸专注地凝视着停在他手背上的白鸽,唇角弯起的弧度优雅温和。

  “咳、咳咳!”耳边加重的咳嗽的声音把呆立的少女拉回了现实。

  与此同时,她看见青年也仿佛被惊动似地望过来。

  视线正对上对方,她立刻感觉双颊像火烧一样,慌张无措地收回视线,死死地盯着父亲的脸。

  当然,背影要表现得委婉矜持。

  心里的不满,瞬间烟消云散,反倒有了些许期待。

  “蒂丝,父亲这些天有事,杰克先生会保护你3个月,不能没有礼貌,做事要小心些。”老怀特的语气有些凝重,让她瞬时间有些不安起来。

  3个月?父亲要去做什么?

  老怀特似乎有些急事,简短交代了几句就行色匆匆地离开了。

  她待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呆愣着,直到鼻尖嗅到一抹醉人的清香。

  递上眼前的是一只含苞欲放的红玫瑰。

  “……哎?!”脸迅速地涨红,比刚才更甚。

  优雅的绅士近在咫尺的双眸仿佛沉寂不见底的深潭,让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似乎属于生来的敏锐,心脏的战栗在刹那间是那样明显。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多多指教,莰蒂丝小姐。”

  他的双眸就像是漾开的墨色,凝视着她,就像在凝视着那些停留下来的白鸽。磁性的嗓音带着朦胧的笑意,温雅得像是梦幻。

  刚才的肯定是幻觉。一口料定的同时心里涌起难以自制的不平来,一种慢慢滋生的不甘。

  莰蒂丝·怀特,是被宠坏的少女。

  “请、请多指教!”绯红着脸颊,蓝色的双眸掩去了不纯的色彩。

  但她低着头,所以没有看见……

  英国绅士在她收下玫瑰那一瞬间眼底晕染开的晦暗不明。他抿着的唇角缓缓地,勾出一个礼貌优雅、意味不明的微笑来。

后文戳这里♠:002